法制網(wang)首頁>>
文化(hua)>>
敦煌研究院(yuan)文物保護利(li)用群體群像
發布時間(jian)︰2020-06-04 05:25 星期五
來源︰法制日報(bao)——法制網(wang)

□ 新華社記者 張玉潔


漫漫黃沙,寂寂戈壁,莫高窟和守護著(zhou)它的(de)人(ren)遍歷這里每一個寒暑(shu)春秋。76年間(jian),一代代知識(shi)分子遠赴(fu)大漠深處,接續守護莫高窟,瘡痍之(zhi)地逐步成為世界文化(hua)遺(yi)產保護的(de)典範,“吾國學術(shu)之(zhi)傷心史”成為過去,世界敦煌學的(de)中心冉冉升起(qi)。

初心不huan)諼 鞀/strong>


他裹著(zhou)羊皮(pi)大衣,頭戴(dai)老農氈帽(mao),呼吸的(de)熱氣迅(xun)速結成冰花,蜷(quan)縮著(zhou)像是“沒(mei)有生(sheng)命的(de)貨(huo)物”。西去敦煌時,常書鴻(hong)還不到(dao)40歲(sui)。

此前,他是留法9年的(de)藝(yi)術(shu)家、北平(ping)藝(yi)術(shu)專科學校(xiao)的(de)教授(shou),西裝筆挺,風度翩翩。塞納河畔的(de)一本《敦煌石窟圖錄》讓醉心油畫的(de)他為中國藝(yi)術(shu)傾(qing)倒,家國破碎(sui)戰火紛飛更讓他心系敦煌。

1944年,“國立(li)敦煌藝(yi)術(shu)研究所”在大漠中創立(li)。那(na)時,莫高窟已(yi)荒廢400余年。流(liu)沙從崖壁頂部傾(qing)瀉而下,上百(bai)個洞窟被掩埋。壁畫大塊大塊跌(die)落,砸爛(lan)在地上。

破廟(miao)當辦公(gong)室,馬廄做宿(su)舍,水里的(de)泥漿澄清(qing)了si)湍美(mei)春取W羈膳碌de)是孤獨。帶病的(de)同事含淚(lei)對常書鴻(hong)說(shuo)︰“我死了以yuan)hou),可別把我扔在沙堆(dui)中xiao)  ni)把我埋在泥土(tu)里呀(ya)!”

初創者接連(lian)離開,妻子也棄他而去,常書鴻(hong)卻(que)初心不huan) !拔胰ru)果為了個人(ren)的(de)一些(xie)挫折與(yu)磨難就放棄責(ze)任而退卻(que)的(de)話,這個劫後(hou)余生(sheng)的(de)藝(yi)術(shu)寶庫,很可能(neng)隨時再遭劫難!不能(neng)走!”

段文杰、孫(sun)儒?g()、歐陽琳(lin)、李承仙、史葦(wei)湘……在常書鴻(hong)的(de)全(quan)力招募下,一批批大學生(sheng)告別優渥的(de)生(sheng)活,奔赴(fu)大漠。舊照片見證別樣(yang)青(qing)春︰穿(chuan)旗袍的(de)女孩和穿(chuan)白襯衫的(de)男(nan)孩,乘坐的(de)卻(que)是一輛破舊的(de)木輪老牛車。

他們幾乎(hu)用雙手清(qing)除了數百(bai)年堆(dui)積在300多個洞窟內的(de)積沙,修建了千余米長的(de)圍牆。臨摹缺紙就用窗(chuang)紙自(zi)己裱褙,毛(mao)筆禿了拿小刀削尖再用,連(lian)顏(yan)料也是自(zi)制pin)摹/p>

一個冬日的(de)下午,敦煌研究院(yuan)首任接待部主任馬競馳(chi)走進院(yuan)史陳列館,在小院(yuan)里回憶起(qi)幾十年前的(de)生(sheng)活︰這里養過雞(ji),那(na)里理(li)過發,聯歡會上的(de)歡聲笑(xiao)語歷歷在目。“沒(mei)人(ren)喊苦,也沒(mei)人(ren)叫窮,日子就是這麼過的(de),大家高高興興干工作。”

眼前不見苦,只因宏圖在心中。

勇擔重任扛(kang)大旗


起(qi)初是白手起(qi)家斗流(liu)沙。到(dao)了20世lan)0年代,莫高窟人(ren)面臨的(de)課題則更嚴峻(jun)。有人(ren)說(shuo)“敦煌在中國,敦煌學在國外”,他們怎能(neng)甘心?

國家yi) 鞀臀奈鋂芯克裎 鞀脫芯吭yuan),首任院(yuan)長段文杰重任在肩。沒(mei)有高談闊論(lun),他只說(shuo)守著(zhou)莫高窟的(de)人(ren)首先(xian)要有作為。“要靜(jing)下心來,埋頭fang)喔桑 詈hou)讓成果說(shuo)話。”

一個初冬的(de)早晨,馬競馳(chi)去段文杰的(de)房(fang)間(jian),看到(dao)他一口氣吃了6個大大的(de)香水梨(li),很是不解。段文杰解釋說(shuo)︰“梨(li)解渴shi)?觶 揮孟呂瓷喜匏 詼醋永錟neng)一直待到(dao)太陽偏西。”為了臨摹一幅《都(du)督夫人(ren)禮佛(fu)圖》,他翻閱了100多種資料,摘(zhai)錄了2000多張卡片。

《敦煌研究文集》《中國石窟?敦煌莫高窟》以及《敦煌研究》期刊……20世lan)0年代,滿(man)懷愛國心的(de)一代莫高窟學人(ren)奮力拼搏,用豐碩的(de)學術(shu)成果扭轉了“敦煌學在國外”的(de)局面。

段文杰力倡接軌國際。去年辭世的(de)敦煌研究院(yuan)原副(fu)院(yuan)長李最雄曾回憶︰“段老深知文物保護工作的(de)艱(jian)巨。要做好莫高窟的(de)保護工作,必須走學習國外先(xian)進技術(shu)的(de)捷(jie)徑(jing)。年輕人(ren)被送出國深造,光(guang)是去東京(jing)藝(yi)術(shu)大學的(de)就達(da)70多人(ren)次。”

1998年,年近60歲(sui)的(de)樊錦詩被任命為敦煌研究院(yuan)院(yuan)長。退休的(de)年紀,她卻(que)重新站在了起(qi)跑線上。

游客太多,她日夜揪心。“不讓看不行xiao) 椿盜爍恍小Dna)能(neng)一味想著(zhou)門票和鈔票?”于是,莫高窟在我國的(de)文化(hua)遺(yi)產地中率(lv)先(xian)進行文物數字化(hua)探索和游客承載量研究,“數字敦煌”項(xiang)目讓莫高窟“永葆青(qing)春”成為可能(neng)。

她說(shuo)“不能(neng)頭疼(teng)醫(yi)頭,腳疼(teng)醫(yi)腳”,便推動制定了《敦煌莫高窟保護總體規劃(hua)》。在她的(de)持(chi)續呼吁下,甘肅制定專項(xiang)法規《甘肅敦煌莫高窟保護條(tiao)例(li)》,莫高窟有了“護身符”。

開拓進取求創新


“一帶一路(lu)”倡議提出後(hou),古絲路(lu)重鎮敦煌再度吸引(yin)世界的(de)目光(guang)。“古絲綢之(zhi)路(lu)孕育了敦煌。我們在歷史中尋找未來,以文化(hua)交流(liu)促進民心相通(tong)。”故宮博物院(yuan)院(yuan)長、敦煌研究院(yuan)原院(yuan)長王旭東說(shuo)。

去伊朗、去阿富(fu)汗、去吉爾吉斯(si)斯(si)坦……敦煌研究院(yuan)的(de)學者走向“一帶一路(lu)”沿線國家。來自(zi)美(mei)國、日本等國的(de)研究人(ren)員扎根(gen)敦煌,循著(zhou)古老壁畫探尋文明(ming)交流(liu)的(de)印記。

2019年11月(yue),我國首個有關文物保護的(de)多場耦(ou)合實驗(yan)室在敦煌研究院(yuan)竣工,長時間(jian)降雨、降雪(xue)、刮風等自(zi)然條(tiao)件得以在實驗(yan)室模擬。“文物保護進入深水區,要攻關的(de)都(du)是難ya)餼jue)的(de)問題,研究要向縱深方向去。”敦煌研究院(yuan)保護研究所所長郭青(qing)林說(shuo)。

敦煌也在變得年輕可愛。新一代莫高窟人(ren)攜手科技企業,讓敦煌文化(hua)以流(liu)行音樂、游戲、漫畫等形態“飛入尋常百(bai)姓家”。

干了20多年講解工作,敦煌研究院(yuan)文化(hua)弘揚部黨chi)?渴榧撬song)淑(shu)霞“轉換(huan)賽道”設計起(qi)研學課程。“孩子們穿(chuan)上仿(fang)唐代半(ban)臂襦裙,走進壁畫修復現(xian)場,深度感知莫高窟。希望敦煌的(de)種子能(neng)在他們心中生(sheng)根(gen)發芽。”

敦煌研究院(yuan)院(yuan)長趙聲良說(shuo),回顧研究院(yuan)70余載歷程,發展的(de)根(gen)本在一個“人(ren)”字。前輩奠基、大家關注(zhu)、一代代人(ren)甘坐冷板凳,敦煌文化(hua)的(de)保護、研究、弘揚工作才得以步步向前。願(yuan)更多高端人(ren)才走進莫高窟,在千年敦煌找yi)靶綠斕亍/p>

新華社蘭(lan)州1月(yue)15日電  

  

責(ze)任編輯︰莫亞(ya)奇
相關新聞
河北11选5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