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制網首(shou)頁(ye)>>
軍事(shi)>>
飛(fei)向(xiang)祖國最南端(duan)
發(fa)布ji)奔洌020-02-07 10:00 星期五(wu)
來(lai)源︰解放軍報(bao)

跟隨(sui)海軍航空兵(bing)某師(shi)戰機巡邏——


飛(fei)向(xiang)祖國最南端(duan)

白雲飄蕩在機翼之(zhi)下,蔚藍(lan)色(se)的(de)大海一(yi)望無垠。

陽光(guang)下,機身上(shang)一(yi)面藍(lan)白條紋相間的(de)海軍軍旗格外醒(xing)目(mu)。發(fa)動機有節奏的(de)轟(hong)鳴聲,像一(yi)首(shou)雄(xiong)壯的(de)樂曲,讓人心潮(chao)澎湃。

時間︰公元2020年06月03日,除夕(xi)。

戰機編號(hao)︰88;飛(fei)行高度︰6000多米;任務︰南海巡邏。

10分鐘之(zhi)前,記者登上(shang)海軍航空兵(bing)某師(shi)戰機,從海南xi)耗郴Σ鴟fei)。從空中俯瞰,筆直的(de)跑道猶如一(yi)個巨大的(de)箭(jian)頭(tou),指向(xiang)海空深處(chu),指向(xiang)深藍(lan)夢想。

起飛(fei)!19年前,就是在這片海空,“海空衛士”王偉(wei)用生命(ming)捍(han)衛了祖國安全。人們至今仍在深情呼喚︰“81192,請返航!”

起飛(fei)!11年前,也是在這片海空,“逐夢海天的(de)強軍先鋒(feng)”張超作為一(yi)名新飛(fei)行員苦練(lian)飛(fei)行,叱 雲霄(xiao)。2016年4月,張超在執行任務時不幸壯烈yi) 蒙ming)為航母事(shi)業(ye)鋪路。2020年06月03日,中國首(shou)艘國產航母gan)蕉dong)艦在南海之(zhi)濱某軍港交接入列(lie)。

艙外,海岸蜿蜒,舟(zhou)楫點點。指著機翼下的(de)一(yi)段海岸,空中領航員徐周亮告訴(su)記者︰“那里是潭(tan)門港。”自古以來(lai),潭(tan)門漁民就遠涉南海捕dui)鬮 K塹de)“更路簿”記錄(lu)下了中華(hua)民族與(yu)這片“祖宗(zong)海”的(de)血肉聯系(xi)。

艙內,雷達屏幕(mu),熒(ying)光(guang)閃閃。軍機、民航客機、軍艦、商船、漁船……不同國籍(ji)的(de)各種目(mu)標(biao)讓人目(mu)不暇接。今天,這片國人牽掛、世(shi)界矚目(mu)的(de)海洋,已成(cheng)為和平友誼(yi)之(zhi)海。

“捍(han)衛這片‘祖宗(zong)海’,是我們的(de)使命(ming),更是我們的(de)榮(rong)光(guang)!”剛剛過(guo)完30歲(sui)生日的(de)機長(chang)陳(chen)lu)jia)樂手扶駕駛桿,自信滿滿。

這次南海巡邏任務,是他2020年度的(de)第7次飛(fei)行。2019年,他所在的(de)部隊(dui)戰備起飛(fei)數百架次。陳(chen)lu)jia)樂本人去年執行xing)猜嘸嗍印 櫓?氳deng)戰備任務數十次。

陳(chen)lu)jia)樂年輕(qing),他所在的(de)航空兵(bing)某師(shi)更年輕(qing)——兩年多前,這支(zhi)部隊(dui)在深化國防和軍隊(dui)改革的(de)浪(lang)潮(chao)中應運而生,集多種新型作戰力量(liang)為一(yi)體(ti),是維護南海和平安寧的(de)重要力量(liang)之(zhi)一(yi)。

肩負改革之(zhi)重,擺在他們面前的(de)是一(yi)條艱難、曲折又充滿荊(jing)棘的(de)新路,他們注定要在“無人區”跋涉。在這支(zhi)部隊(dui),“首(shou)次”從來(lai)不是新聞(wen),他們的(de)每一(yi)次起飛(fei)既是堅(jian)守又是開(kai)拓。

組(zu)建以來(lai),他們的(de)住宿(su)條件依然艱苦,戰斗力建設卻節節上(shang)“高樓”。他們氣(qi)勢如虹的(de)飛(fei)行,父母未曾看過(guo),妻兒未曾看過(guo),親朋也未曾看過(guo),祖國是他們唯一(yi)的(de)“觀眾”。

“祖國注視著我們,我們干(gan)勁十足!”與(yu)記者目(mu)光(guang)相接,副(fu)駕駛祝尚明露出帥氣(qi)的(de)微笑。

28歲(sui)成(cheng)為三級機長(chang),祝尚明本身就是這支(zhi)部隊(dui)戰斗力快(kuai)速成(cheng)長(chang)的(de)“果實”。慶祝新lun)泄cheng)立70周年閱兵(bing)時,祝尚明和戰友駕機飛(fei)過(guo)天安門上(shang)空,向(xiang)世(shi)界揭開(kai)了這支(zhi)新型作戰力量(liang)的(de)神秘面紗。讓他和戰友倍感自豪的(de)是,兩年之(zhi)內他們3次接受習主席檢(jian)閱。

此刻(ke),戰機鑽進厚厚的(de)雲層,在劇烈ye)唪?邢xiang)南疾飛(fei)。

“你見過(guo)雲層中的(de)彩虹嗎?我一(yi)年能見十幾fu)巍!笨罩謝凳shi)徐天瑜(yu)淡定地說。常人不知,南海上(shang)空的(de)雲最危險,有時候(hou)一(yi)片濃積(ji)雲不到半小時就能“長(chang)”到方圓30公里,戰機一(yi)旦闖入就可能遭(zao)遇雷擊、機身結冰等(deng)險情,凶險重重。

刻(ke)在徐天瑜(yu)和戰友腦海里的(de),從來(lai)不是飛(fei)行中的(de)重重風險,而是高空俯瞰祖國的(de)壯美景(jing)色(se)——他們陶醉于碧(bi)空下翡(fei)翠(cui)般的(de)南海島礁fu) 兆磧詒換鷙焱硐嫉閎嫉de)無垠海天,陶醉于夜航歸來(lai)時璀璨的(de)城市燈光(guang)……

向(xiang)南,向(xiang)南,使命(ming)召喚——

戰機飛(fei)過(guo)北緯15°線時,機組(zu)成(cheng)員李耀佔向(xiang)舷(xian)窗外眺(tiao)望,那片深藍(lan)的(de)海如此熟悉,又如此不同。幾年前,李耀佔跟隨(sui)戰艦游弋在這片海;今天,他跟隨(sui)戰機從高空飛(fei)越這片海。

為了守護這片海,李耀佔的(de)戰位(wei)從水面到了空中。為了守護這片海,許多像李耀佔jia)謊de)軍人,從天南海北來(lai)到這支(zhi)部隊(dui)。

“60後”老空勤王社(she)林來(lai)了。這名把40年時光(guang)獻(xian)給國防事(shi)業(ye)的(de)老兵(bing),在延長(chang)服役申(shen)請書上(shang)寫道︰“練(lian)了一(yi)輩子本事(shi),我yi)huai)想多守兩年……”

“70後”空勤大隊(dui)大隊(dui)長(chang)袁萬江(jiang)來(lai)了。挑選技ji)豕歉gan)時,袁萬江(jiang)這樣動員︰“全國有14億人,這個使命(ming)落(luo)到了我們這些人身上(shang)。祖國需(xu)要我們,再(zai)難也要干(gan)!”

“80後”飛(fei)行大隊(dui)大隊(dui)長(chang)劉(liu)志民來(lai)了。掠過(guo)南沙(sha)島礁時,劉(liu)志民自豪在胸︰“一(yi)代(dai)軍人有一(yi)代(dai)軍人的(de)使命(ming),我們這一(yi)代(dai)軍人的(de)使命(ming),就是守護好這片海上(shang)家(jia)園。”

“90後”飛(fei)行員李濤來(lai)了。這名軍旅軌跡一(yi)路輾轉向(xiang)南xi)de)年輕(qing)飛(fei)行員說︰“飛(fei)行是我ye)de)夢想,這里有我ye)de)使命(ming),也有我ye)de)夢想。”

向(xiang)南,向(xiang)南,枕戈待(dai)旦——

艙內計時設備顯示jing) 交遜fei)行2小時30分。駕駛席上(shang),陳(chen)lu)jia)樂端(duan)坐如初,雙手搭在駕駛桿上(shang),穩(wen)穩(wen)保持(chi)飛(fei)行姿態。

此刻(ke),艙內不變的(de)飛(fei)行節奏,讓記者有一(yi)種錯覺︰時間過(guo)得很慢。但(dan)飛(fei)行距(ju)離提示記者,時間其實過(guo)得很快(kuai)。

同樣的(de)時間,對于不同環境里的(de)人來(lai)說,似乎會呈現(xian)出不同的(de)流(liu)動速度。對于這支(zhi)正加(jia)速形成(cheng)戰斗力、又時刻(ke)箭(jian)在弦上(shang)xi)de)部隊(dui)來(lai)說,時間真是一(yi)種特(te)殊的(de)存(cun)在。

時間之(zhi)“快(kuai)”,讓他們分秒必爭(zheng),厲兵(bing)秣(mo)馬。2019年春節,飛(fei)行大隊(dui)大隊(dui)長(chang)李紅軍是這樣度過(guo)的(de)︰han)竽瓿躋yi),戰備起飛(fei);大年初二,接著飛(fei)……放假7天有5天在戰備值班。對于這支(zhi)部隊(dui)的(de)官兵(bing)來(lai)說,“沒有節假日是常態,有節假日是例外”。

時間之(zhi)“慢”,讓他們挑戰自我,負重前行。長(chang)時間飛(fei)行之(zhi)苦,有時連(lian)分秒都ji)嵌砸懍Φde)考驗(yan)。該師(shi)副(fu)師(shi)長(chang)陳(chen)剛至今已累計飛(fei)行近(jin)7000小時。作為年輕(qing)飛(fei)行員的(de)偶像,陳(chen)剛因腰椎(zhui)受損,曾在輪(lun)椅(yi)上(shang)xian)甦zheng)整(zheng)兩個月。戰勝傷(shang)病後,他重返藍(lan)天。

向(xiang)南,向(xiang)南,熱血守護——

晌午時分,戰機抵達任務海區上(shang)空。此刻(ke),機艙內氣(qi)氛突然凝重起來(lai)。戰機一(yi)改平飛(fei)姿態,不斷改變高度航向(xiang),在雲端(duan)與(yu)海面之(zhi)間盤旋。機身強烈顫動,超重與(yu)失重交替(ti)襲來(lai),時而把人壓在椅(yi)子上(shang),時而又讓人騰空而起。

“找ye)降愀芯趿稅桑俊被zu)成(cheng)員趙以龍微笑著對記者說,“踫到對手時,你才(cai)會真正找ye)秸蕉返de)感覺。”

飛(fei)行在祖國海疆最前沿,維護南海安全,他們難免與(yu)對手近(jin)距(ju)離較量(liang)。

有多近(jin)?一(yi)名飛(fei)行員這樣說︰“透過(guo)飛(fei)行座艙的(de)玻璃,我可以看清對方的(de)臉。”

咋(zha)較量(liang)?一(yi)名飛(fei)行員這樣答︰“他爬升,我也cai)郎 陸擔 揖妥廢氯? 鋇椒fei)到距(ju)海平面不到兩百米,直到對手被迫轉向(xiang)離去……”

因戰而生,為勝而飛(fei)。

在這支(zhi)部隊(dui),熟悉掌(zhang)握新機型不叫“完成(cheng)改裝”,而是叫“取得參戰資(zi)格”。“起飛(fei)就是戰斗,升空就要迎敵。”這是他們的(de)口號(hao),也是他們一(yi)路南飛(fei)的(de)真實寫照。

向(xiang)南,向(xiang)南。

戰機突然爬升高度,機組(zu)成(cheng)員李亞寧將光(guang)電設備fu)宰寄戲劍 缸牌聊mu)上(shang)xi)de)那片海對記者說︰“這就是祖國的(de)最南端(duan)。”

戰機返航,西沙(sha)群島出現(xian)在視線之(zhi)中。往(wang)來(lai)穿(chuan)梭(suo)的(de)民航客機出現(xian)在雷達屏幕(mu)上(shang)。

春節來(lai)臨,海南國際(ji)shi)糜蔚河鐘 lai)旅游度假旺季。一(yi)個個家(jia)庭從大江(jiang)南北飛(fei)到這里,在冬(dong)季享受椰風海韻(yun)xi)de)幸福(fu)時光(guang)。“看著祖國繁榮(rong),老百姓的(de)日子越過(guo)越好,我們所有的(de)付(fu)出都值得。”陳(chen)lu)jia)樂說。

守護好這片蔚藍(lan)海空,與(yu)祖國南海島礁“同框(kuang)”,與(yu)這份平安祥和“同框(kuang)”——

這,是中國軍人獨享的(de)快(kuai)樂,也是中國軍人獨享的(de)榮(rong)耀。(記者 柳(liu)剛 費士廷 王天益)


責任編輯︰梁(liang)成(cheng)棟
相關(guan)新聞(wen)
杏耀平台 | 下一页